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成红娘后我成了万人迷 > 正文 第16第3章彩鱼
    他的妹妹, 不能走这里,当然也不能用背着的,背着的话那妹妹该多不舒服啊, 得用抱的,还是公主抱,最好拿个毯子垫在手上,妹妹才会感觉舒服点。

    什么烦人谁敢说妹妹烦人

    迪诺哪能想到这外表看上去挺酷的小孩脑子里全是妹妹。

    “哥哥,你,你还好吗你累不累, 从这里上来的吗”

    雀哥虽然以后也算个天花板,可现在毕竟只有七岁, 还是一个人。

    见妹妹担忧的神情,云雀又心疼又窃喜,轻声道“安安放心,哥哥没那么蠢, 哥哥走楼梯来的。”

    他走楼梯然后差不多并行之后才跨过楼梯走这边。

    迪诺“”

    他怎么觉得他被一个小孩鄙视了呢。

    云雀虽然心疼妹妹,但他很机智,并没有在迪诺手上要回妹妹, 一来是妹妹走不了那么多路,二来是他力气不够无法抱妹妹上去看祭祀舞。

    他大概知道, 这个穿的奇奇怪怪的人并不是坏人,应该会带妹妹上去看祭祀舞,所以云雀就在旁边盯着, 也没要回妹妹, 反正有免费的劳动力。

    雀哥想, 以后一定要好好锻炼身体, 争取不久后能抱着妹妹上刀山下火海跑个几公里都不在累的。

    迪免费劳动力诺被云雀时不时投来的眼神盯的后背发凉。

    “小千, 这真是你哥哥”

    他现在才感觉小千是多么可爱,虽然脆弱了点,但没这么可怕啊。

    迪诺其实很厉害的,毕竟身份在这,但他背上是安安,小云雀就是这样

    盯

    收回半秒。

    然后,盯

    “嗯,是我哥哥,我哥哥会”

    咳,我哥哥什么都会。

    想到网络那两个小女孩吵“我哥哥会”什么的视频,安安闭上嘴。

    “我哥哥很厉害的。”

    两个在耳边轻轻说的,因为祭典很喧闹,云雀在旁边并没有听到,只是感觉迪诺复杂的看了自己一眼。

    隐藏自己的里包恩心想这黑头发的小孩不错,长大后应该是个能打的。

    快到神社的时候,迪诺将安安放了下来,从腰间解下假发戴头上,“我们就在这分开吧。”

    “谢谢迪诺哥哥。”

    安安帮他理了理假发,迪诺眯眼很是适用,顺便瞄了冷笑一声的云雀眼。

    这,这可不是他要的,是小千主动的不能怪他。

    是啊,要不是安安主动帮他,他让安安帮忙云雀不得炸毛。

    他妹妹,他都舍不得让她做任何事,你一个陌生人你凭什么。

    “这个给迪诺哥哥,谢谢迪诺哥哥带我上来。”

    他被r爷坑了,背着个几十斤的人从那上来,现在累的都不想动,可待会还要换巫女服跳祭祀舞,跳完以后还要想办法把彩鱼拿到才算结束今天的旅行。

    如果,如果今天彩鱼没拿到,他明天还得来

    这是人能过下去的日子吗。

    安安也从腰间拿下这个挂件给迪诺,以表谢意。

    迪诺倒没对这个客气,小姑娘又乖又漂亮,不怪旁边黑头发的小孩这么虎视眈眈,他要是有个这样的,也含在嘴里怕化了。

    云雀牵着安安的手目送迪诺进入神社后院。

    “喔,不错。”他夸的事迪诺,视线还在迪诺身上。

    r爷出现在视线中,安安往云雀怀里钻了钻,r爷那也是无所不知,面对手握剧本的人安安有那么点压力。

    云雀对小孩很好,朝r爷点点头,r爷看了安安一眼,她的眼神让他有种她是认识他们的错觉,便朝迪诺离开的方向去了。

    “安安,哥哥跟你说,以后不要接近那种奇奇怪怪的人。”

    工具人迪诺用完了便被云雀卖了。

    安安轻笑。

    云雀找了个人稍微少一点的地方,位置也正好,能看到祭祀台,只是角度没有中间那么好,不过这里对他们来说刚好。

    他和妈妈打电话说了现在在哪,苑子虽然很不放心但也没办法,好在兄妹两在一起,应该没问题。

    云雀这回将头上的红绳拿了下来,在安安手腕上轻轻系起来,又把另一头系在自己手腕上,防止等会人多妹妹又不见了。

    安安举起手看了看,对云雀露出甜甜的笑,看的云雀又吧唧亲了一口,安安老脸一红。

    这支舞是最后一支祭祀舞,是双人舞。

    鼓声响起,紧接着是三味线的声音。

    两位巫女带着巫女帽,迪诺年纪还不大,体型没长开,确实挺像一个女孩子,就是动作

    很僵硬。

    “哥哥,可以用下手机吗。”

    现在的手机都是老式的,放在以后都是老年机,但云雀家有钱,用的都是最好的,所以这个手机有拍照功能,就是有点糊。

    不管有多糊,未来能让迪诺回忆起今天的女装,也算是咳,或者等未来,将照片打印出来送给迪诺吧。

    你会喜欢的吧,会吧,迪诺欧尼酱。

    现在手里用的都是内存卡,只要保管好内存卡,手机坏了都没事。

    安安咔嚓咔嚓从她能拍的角度拍了好几张迪诺。

    迪诺换下神女服,穿上巫女服,加上刚刚山里本来就黑,云雀没认出他。

    以为妹妹很喜欢巫女,想着为了让妹妹开心,下次和她玩巫女游戏吧。

    从另一个巫女跳的来看,这支舞应该很好看,但加上迪诺,就很诡异。

    跳完以后,正式宣布今天的舞蹈结束。

    舞蹈结束,但祭典没结束,不过在外面玩了这么久,刚好苑子也来了,三个准备回家。

    下楼梯比上楼梯要好点,没那么累,安安走一会,苑子抱一会,其实楼梯两旁还有一些小摊子,不过时间有点晚,他们没逗留,而是赶紧回家。

    你不抓彩鱼啦。

    往年的祭典没有抓彩鱼这样的头彩活动,是今年加的。

    迪诺想得到它,作为身残志坚的反派,为了和主角团作对,她当然要比他先得到。

    话是这么说没错。

    “抓啊,不是今天。”

    哦吼,难不成你明天还能出来。

    “当然。”

    她很有信心。

    不想和笨蛋系统解释那么多,安安没再理会它,她的确有点累,沾到车上座椅就睡着了。

    官方的说法是最高处的彩鱼,他们会将彩鱼放在最高处。

    但是,刚刚安安观察了一下山顶,很多人,应该是找鱼的,从他们的肢体动作来看,安安怀疑彩鱼不在山顶。

    而是在河里。

    这就要看彩鱼是做的道具,还是说它真的是一条鱼,如果是做的道具,那用最高处的说法的确是山顶,如果是真的鱼,对于鱼来说,最高处应该是河底才是。

    总不能是鲤鱼跃龙门吧。

    这周围的河,也只有一条。

    当然,她能想到的,也有别人能想到。

    问题是这才第一天,头彩就被找到了,那接下来两天都没什么悬念,她怀疑官方根本没放。

    和系统说这些,它即便理解,也会嘴硬的杠两句,她懒得说。

    到家后,云雀轻手轻脚抱着她下车,安安感觉到了,睁开眼睛,伸手揉了揉,然后搂住云雀的脖子,“哥哥。”

    “安安,待会再睡,让周白医生给你看看。”

    是家庭医生,苑子早早联系他,等安安回来再帮安安检查一下身体。

    这也在安安的计划内。

    试想玩了这么久,医生检查出来的不仅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反而还比前两天看的要好,那么明天,后天,再请求出去玩,苑子应该会同意。

    至于怎么让医生检查不出来问题,安安有信心,绝对没问题。

    果然,听医生说没事,反而比前两天好,苑子都不敢相信。

    “真的吗”

    “是的,太太,您一直舍不得小千出门,其实她偶尔运动运动,不过量,对身体有好处的。”

    欸

    苑子睁大了眼睛。

    “偶尔出个门,玩一玩,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孩子心情好了,身体自然会好。”

    心情影响身体这事,连科学都没办法解释,但它真实存在,不是好多得了癌症的人,想着没几年好活,出去游山玩水,结果回来一检查,嗨,病毒不见了。

    双脚就

    苑子也不好反驳。

    她真的不太敢让安安出去。

    小姑娘很晚才学会走路,走一段路就喘的不行,人一多就呼吸困难,又容易生病。

    不过,医生说的也有道理。

    苑子叹了口气,看向门里乖乖给自己扣扣子的安安,目光温柔。

    让人送医生回去,苑子走到云雀和安安身边,刚刚医生说的话云雀也听到了,在他心里,只要对妹妹身体好,只要妹妹开心,那就是最好的。

    “安安今天开心吗”

    “开心,妈妈,安安今天套圈,中了好多呢哥哥的这个,就是安安中的”

    “但是我们拎不动,没拿别的。”

    除了那个丑丑的套娃。

    “没有妈妈的吗”小讨债鬼,记得哥哥不记得妈妈是吧。

    “哎呀。”安安嘿嘿一笑。

    “那安安,明天还想去玩吗”

    “想的”

    看吧,她都不用开口,苑子就主动开口了。

    “那安安明天早上和中午能多吃半碗饭,妈妈就带安安出去。”

    好耶

    系统都惊呆了。

    就这。

    要不是身体加上怕吓到他们,它这宿主一顿能吃三大碗,你们这碗,她一顿能吃十碗。

    果然,它这智商还是别质疑宿主了。

    次日是周末,云雀也不用去学校,虽然不是周末他也是想去不去的。

    两个在家里玩小游戏,因为安安最近在学画画,画画的时候就拉着云雀当她的模特。

    她以前没学过,这个世界闲着也是无聊,弹琴什么的太耗体力,想来想去还是画画轻松点。

    当然,画画也分很多种,安安现在作为孩子,也就是拿着水彩笔在纸上乱画。

    不管安安画的好不好,雀哥都是夸夸。

    妹妹画的他,是他,不是别人

    嘻嘻,开心。

    晚上的时候,苑子给安安换上今天白天她去买的新浴衣,今天的是粉色的,粉色娇嫩,她如今才五岁,更显得软软糯糯。

    还是能看出来小姑娘身体不太好,她的白是那种略带病态的白,脸颊上仔细看能看到头发一般纤细的红血丝,身子骨很弱,脸上意外的有点肉,所以才让她看起来很可爱。

    雀哥也被换上了一件粉的。

    虽然但是,雀哥不喜欢粉的。

    但看着妹妹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他就没办法拒绝。

    于是他又穿上了跟妹妹的同款浴衣,不开口说话即像女孩又像男孩,可爱的不行。

    他鼓着脸,安安就戳戳他的脸,雀哥握住安安的小手,“安安。”

    “卡哇伊。”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卡哇1也是1。

    今天几个是从另一个方向过去的,这个方向去的街道是小吃街,远远就能闻到各式各样的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人肚子里馋虫都出来了。

    安安平时吃的东西都很淡,很多东西不能吃,所以只能闻闻味了。

    真的想吃的话,那就吃一小口尝个味,还不能咽下去。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泪目。

    今天还遇到了阿纲,阿纲一家三口在玩,看到安安的时候阿纲很开心。

    幼儿园的第一个朋友

    他好多天没看到她啦

    也难为阿纲还记得,说实话,他都忘了安安长什么样子,不过这一看到,他就想起来了。

    他跑过去看到“姐姐”,一下子就脸红了。

    “姐姐”今天好可爱。

    好可爱好可爱。

    好喜欢,呜呜,为什么是男孩子捏。

    “阿纲。”

    “安安你也来玩呀”

    安安今天也很可爱呢

    “嗯阿纲。”

    “喔请你吃,安安。”

    他一只手拿着苹果糖,一只手拿着波板糖,波板糖拆开吃了点,他给安安的是苹果糖。

    某位神明没送出去的苹果糖,阿纲做到了。

    这个苹果糖很小,应该用那种特别的小苹果做的。

    “谢谢阿纲。”

    “不用谢。”阿纲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实际上他吃安安的糖更多,安安虽然就来了几次幼儿园,但每次都会带好多好吃的,而且安安好多东西都会,还让他交了新朋友,他应该感谢安安才对。

    “妈妈,我可以和阿纲玩一会吗。”

    “不好,就一会哦。”

    苑子想起昨天医生说的话,还是同意了。

    于是安安和阿纲手牵手走出两步,苑子故意和酸了的云雀说“哦豁,妹妹有了男朋友就不要哥哥喽。”

    什么男朋友

    绝对不可以

    云雀气鼓鼓的走过去,牵着安安的另一个手,分开了安安和阿纲。

    阿纲歪歪头,不明白“姐姐”为何生气。

    玩了大概一个小时,安安就得回去了,雀哥全程黑脸。

    阿纲怕怕。

    “安安,你后天来幼儿园吗妈妈会给我做小蛋糕。”

    “嗯我没去的话,给我哥哥吧,谢谢阿纲。”

    欸可以,可以给“姐姐”送礼物了吗。

    和阿纲分别,回车里的安安依然是秒睡。

    回家医生看过,说没什么问题,苑子终于放心了。

    看来以后的确可以让安安出去玩一小会,每天把她关在家里也不怎么好。

    翌日是秋日祭最后一天,和安安想的一样,彩鱼没被找到,迪诺被迫跳了两天舞,第三天还要接着跳。

    今日安安和云雀依旧穿的同款浴衣,粉白色的,和昨天纯粉不同。

    在祭典落幕之前,有一场烟花秀,苑子也想让安安看看,所以白天让两孩子睡了十几个小时,确保十点多能看到烟花。

    所以这次他们是八点多才动身,到的时候快九点。

    最后一天虽然有烟花秀,但是时间很晚,而且前两天该玩的人都玩过了,所以这天晚上人不多,比起前两天起码少了三分之二的人。

    这也正常。

    人少了点,苑子就想着带安安去神社了,听说今天最后一个祭祀舞,是关于求神的,求神明最灵验,虽然这是稻荷神,求女儿身体平安好像不属于稻荷神管,但管它呢,她就信这些,想为女儿求身体健康平平安安有什么问题吗。

    今天爸爸也来了,背安安的重任就交给了爸爸,这也是苑子想去的原因,山这么高,让她一直抱安安她怕后面累了手抖给安安摔下去。

    苑子抱累了,就交给云雀爸爸,这样一直到神社上面的时候,最后一支祭祀舞刚刚开始。

    最后一支倒不是迪诺跳的,但她依然看到了迪诺,除了跳舞的巫女,还有三个在祭祀台下保持着求神的姿势,迪诺就是一个。

    另外她又在鸟居的灯笼上看到了r爷s的灯笼,真牛。

    除了巫女,祭祀台上还有一个祭司,衣服穿的很怪,分不清是男是女。

    看周围人都虔诚的做出双手合十的动作,安安睁眼看着一切。

    山顶人很多,应该在找彩鱼。

    今天人少,估计大家找了两天没找到,以为只是谣言,根本就没有,而有些人是不在意。

    既然他们没找到,还是应该在河底。

    这位祭司朝安安看了过来。

    “小姑娘,愿神明保佑你。”是女孩的声音,还很好听。

    她笑了笑。

    舞蹈结束,离祭典结束还有一小时不到,十点半烟花秀准时开场。

    很多人不过来也是因为在家就能看到烟花,稻荷山很高,清出专门放烟花的地方,周围几里都能看的看到。

    但还是近距离看比较好看。

    安安和云雀一家下山,“妈妈,我想去玩会,可以吗。”

    “嗯。”

    她拉着云雀往河边走去,试着找了找方位。

    “安安要做什么”

    “哥哥,你想要彩鱼吗。”

    “嗯”

    他也听说彩鱼,不过他无所谓,有钱任性。

    “听说拿到彩鱼,会成为最幸运的人,安安想让哥哥幸运。”

    “安安”他才想让你成为最幸运的人啊,不用吃那么多苦,也不用被所有医生断言只能活十几年。

    十几年啊,人生才刚刚开始

    真有神明的话,他就祈求,迟一些,再迟一些,把妹妹从他身边带走。

    “这里。”

    安安在一处河边停下来。

    这里是下游,离祭典不远不近。

    也有人想到可能彩鱼可能在河里,比如迪诺。

    问题是怎么拿到它。

    它是条真的鱼,那怎么抓。

    “安安知道”

    “知道什么啊。”

    “它的位置。”

    嗯

    鱼一放进来,肯定就游走了,那样怎么抓。

    肯定有东西关着鱼,比如牵着线的网。

    她选的位置,就是泥土看上去被动过的。

    放鱼的人很小心,翻过土后,将泥土还原了,但翻过的土,就算傍晚下了场小雨,掩盖了痕迹,也能稍微看出来。

    当然,想要看出来那也很难。

    安安确定大概位置,加上特地找的和眼睛挺厉害才能找到。

    她拿着小铲子,将泥土挖开,云雀看到一条白色的线,安安轻轻扯过白色的尼龙线,埋的很深,还加了固定,从泥土里拿出来,另一头在水里,安安用力拉起来,另一头上果然绑着白色的网。

    里面果然是一条鱼,不大,还不够塞牙缝的,鱼鳞五颜六色,上面还有图案。

    好家伙,竟然是闲的无聊自己画上去的。

    哪怕用的是防水颜料,也落了些,看上去这条鱼并不漂亮。

    云雀虽然喜欢小动物,看到这条鱼一时之间也无法接受。

    主要是它嘴裂开,像在笑,大晚上的看上去格外瘆人。

    “我的鱼”

    安安将鱼从渔网里捞出来,用小罐子装上,朝声音来源看去,只见里包恩站在迪诺肩膀上往这边跑过来。

    他晚了一步。

    迪诺看到鱼在安安手上,抬头看看安安,又看看她手里的鱼,究极泪目。

    安安表面上不动声色,还故意歪歪头看向迪诺,一脸疑惑。

    实际上,看迪诺美人垂泪,她心里怎么有点爽。

    难道作为反派,她这心理,也开始不正常了吗。

    虽然迪诺其实没哭,但看他这种表情,安安有被爽到。

    “迪诺哥哥”

    “小千,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啊”

    “哦,就是碰巧看到的。”

    云雀跟着点头。

    不管什么,妹妹说的就是对的。

    迪诺用力吸了下鼻子。

    这鱼吧,被别人拿走了,他被里包恩交待的任务就失败了,

    “迪诺哥哥,看你这么喜欢它,要不送给你吧。”

    安安故意的,她知道迪诺不会要,因为在她手里,迪诺的任务就算失败,哪怕送给他,也是失败。

    迪诺摇摇头。

    “我们走吧。”

    里包恩拉拉帽子。

    被小姑娘抢先,也不知道她是真的碰巧,还是猜到的。

    毕竟这世上,天才儿童也不是没有。

    “有机会再见,小千。”

    他马上要回去了,也许再也不会和这个可爱的小姑娘见面,也许有一天他会再来日本,但她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