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买活 > 正文 第276章人上人的消失
    如果有一天, 连十八芝这样的江湖大豪都开始琢磨政治课本中的道理了,那便说明买活军的统治,实在是很成功的

    于康顺来到鸡笼岛这里, 已经一个多月了,他的住所就在新泉县建好的几间水泥房里,每天除了给郑地虎上课之外, 于康顺也是没有一刻闲着的。他要下到各村去, 统计如今村民们的文化水平、年龄层次、性别信息, 来计算着新泉县需要多少老师, 而他们又该在哪里上课,吃什么、住什么, 每日拿多少文的工钱, 以此来决定有多少老师能在本地招聘, 多少老师要回本土去运人过来。

    这是新泉县教谕应当承担的一项工作教谕在外头本是闲职,除了管管县学, 每年的县试之外, 并无太多事做, 但在买活军这里,教谕真可以奔波到让人一年晒黑不少,于康顺现在所做的这些, 他在福建道的同行们也一样在做, 而且比他更辛苦, 因为新泉县的盘子还不算太大,垦荒没有垦到山里去,福建道八山一水一分田, 很多村落寄居在山里, 和外界交通非常不便, 到现在都没有修通水泥路,教谕去这样的村子里摸底只能跋山涉水,吃的苦流的血半点不比当兵好。

    当然,福建道现在也在开展搬迁活动,将许多百姓搬迁到平地或者干脆来鸡笼岛居住,这里面的道理,在报纸上是讲得很明白了,现在讲究精耕细作,每个人耕种的土地比之前少,再加上多年来的兵灾、瘟疫,平地上的人员缺口也很大。

    以前是这些土地的主人不肯白白把土地给山里人种,山里人呢,也不知道有这些无主的土地,现在情况既然已经和以前不同,那么又何必住在山里呢下山来耕种这些好地不好吗用买活军教导的新办法,种的地比以前少,出产却高得多了,傻子才不愿意呢。

    因此,从去年到今年,买活军这里是有一个下山潮的,但也不意味着山上的田地就会被荒废,从邻近的江左道、两广道那里,涌来了许多佃户,他们都是从省界那边的地主手下逃过来的,这些山村的居民们默认他们来接收自己的田地,甚至特意去通风报信,告知他们村落要搬走的消息有一部分是因为舍不得这么好容易开垦出来的熟田,另一部分是因为他们可能原本就和佃户是亲戚。

    现在福建道过上了好日子,怎么能不把一家人都带来对这些农户来说,哪怕已经知道了买活军这里喜欢提倡分家,但分得开的是法律上的关系,分不开的却是自古以来根深蒂固的观念,一家人、一族人便该互帮互助,互相带挈。

    各地的人都在发疯一样地往买活军这里涌来,对于官府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但对教谕来说,还是满让人绝望的,因为这意味着永远降低不了的工作量,永远不能不去的山村怠工这是不存在的,因为会去这些山村的,不止教谕,其余吏目都是要去的。

    县官希望自己治下的人口上升,农业主任也希望产量上升,修路队希望去修路,勘探队要去勘探矿产,买活军这里的矿奴很多,彬山早满员了,现在各地的矿山、矿井都在加紧开凿。既然大家都要去,那你为何不去你若是没有个很正当的理由,那这份工作就可以不用干了。

    买活军对于吏目,宽容而又不宽容,宽容在于给他们的钱是很多的,至少比以前要多,而且不拖欠,而且福利好,但不宽容之处在于他们很重视对工作的考核,开除人也不含糊,第一批吏目很多已经被开除了,他们多数是老官府的吏目转变过来的,还不适应新官府的节奏新官府根本就不愁没人来做吏目,他们原本的优势是识字,但现在买活军这里哪个人不识字

    这就是教育的力量教育是买活军的底气教育把知识传播到所有人身上,给各行各业的人才都打上了厚实的基础教育,是买活军的王道之基

    买活军对教育的重视,是从谢六姐这里传承下来的,谢六姐只有对农事和教育会过问得非常细致,县学教谕交上去的每份报告都会细看,甚至能看得出语法上的错误,数据上的疏漏,每个县学教谕上任以前,都能拥有亲自面见她的殊荣,买活军在云县的学校上刷的标语,闪耀在台阶顶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这话实在是说到了于大郎的心坎里去了百年大计,当然是要以教育为本做了四年的教书先生,到现在成了县教谕教育主任,于大郎早就不去想什么外头的科考了,他不但在叶仲韶、张天如等名士来到买活军之后,充分地认识到了自己在科举上所能取得的成就,而且也充分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兴趣。

    他就是喜欢教人,时至今日,于大郎可以诚实地承认,好为人师者,莫过于我于大郎,有时候他甚至都觉得自己的俸禄拿得心虚了,因为于大郎从散播知识这件事本身上已经得到了极大的快乐。他实在是喜欢这样的景象本来十以上的算数便要掰脚趾的农人,现在也会列竖式计算了,下乡时,村口闲坐着的老妪,手里拿着针线,时不时地眯起眼睛看看一边的话本子,嘴里喃喃地念诵着本子上的善恶报应故事。

    每当看到这样的一幕,于大郎便打从心底地微笑起来,这是他于这份工作最迷恋的成就感,这么多的人在六姐的政策和他的努力之下,把自己的世界历史性地拓宽了,从眼前实在的生活中,推出了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另一个虚构,但却又对现实能产生重大影响的世界中去,读书识字,曾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但现在谢六姐把它变成了一种必须,于大郎觉得这世上大概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除此之外,当然他也享受着走到哪里都被高看一眼的感觉,于大郎教过很多学生,他们中大多数人,不管做什么工作,境遇如何,见到于大郎,都是恭恭敬敬发自内心地叫一声于先生,于大郎有时在日常起居上不得不加以注意,他总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被学生们强行安排了优惠这些学生们或许从前大字不识,但并不代表他们就多么的愚笨,他们知道,而且会格外敬重真心为他们着想的先生。这对于大郎来说,有时候是个颇甜蜜的烦恼,他偶尔买点东西,还要托人去办,免得不由分说就被便宜了不少,自家还不知情。

    于大郎喜欢这样的感觉,胜于在外头经过十年寒窗,考个进士当个小官,如今他是可以坦然对自己承认的,尽管从出身来说,于大郎是不折不扣的地主阶级,但他却更喜欢如今这样的生活,阶级只是一个人生活的开始,于大郎现在已经完全脱离了用地租供养自己的生活方式,再者来说,地主阶级似乎对自己这个阶级也没有什么自觉,更没有什么公约,因此于大郎并不觉得自己背弃了什么,他反而觉得自己在买活军治下得到了发展和进步,不论是他还是他的家族,日子都过得比从前好了很多。

    去做水兵的义弟平安,便不说了,父亲、母亲现在都在临城县做吏目,父亲已经从临城县县令的位置上退下来了,现在主抓临城县的治安,算是半个闲职,母亲在临城县医院上班,顺便还学了几手,闲暇时可以客串护士。二弟也参军了,现在跟着私盐队走南闯北去了,小妹不必说了,也是个威风八面的女水兵。

    原本大家的共识,是让长子于大郎保持低调,做个教书先生,但大家都没想到,现在职位最显要,职级最高的反而是家里的教书先生。于大郎被夸奖过几次,“工作做得细致,有耐性,心态也放得平稳,能贴近群众,没成见,善于学习”,他的提升,除了统筹能力之外,也得益于此,于是他便更加注意保持这方面的特点,更加注意随时去学习新的东西。

    或许也是因为心态上的优点,于大郎的政治课本便学得很好,得到过六姐批卷,吃得很透,扫盲班不论,他在初级班上是个多面手,几乎所有课程都吃透了,都能教。于大郎最近还在集中给本地的老师培训政治课,这对大部分老师来说都是软肋,郑地虎的疑问其实并不罕见,越是吃得透的老师,越容易有这样的疑问既然奴隶社会不好,那我们现在又算什么

    这个问题是没有官方答案的,于大郎说的也是自己的理解,“虎将军以为,我们现在算是六姐的奴隶,那么我倒有一句话想要问将军,有和主人住一种房子的奴隶吗”

    这个当然是没有的,主人如果住水泥房,奴隶就只能住木板房、石头房,主人吃白饭,奴隶就只能吃糙米饭,吃剩饭稀粥,主仆之间总要有一个等级的差距,这也是为何很多王公府邸,明明并不缺钱,但一样有仆人只能勉强温饱,等级分得太多,必须彰显出区别,但最顶上的主子们已经无法再提高待遇了,那便只能克扣底下人,强行营造出等级之间的差别,给底下人一个往上爬的动力来。

    但买活军这里,谢六姐在衣食住行上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其实这也让十八芝的海盗们有些微词,因为陆大红等人都学了谢六姐的作风,和手下的士兵基本没有待遇上的大差别,他们也是吃食堂的,很少开小灶,十八芝的海盗将领们很快便意识到,如果自己有心上进,那么就得向上看齐,也就意味着以后再不能对手下的士兵呼呼喝喝、打打骂骂在收编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但好日子似乎的确是一去而不复返了。

    郑地虎有些明白了,“眼下这奴隶的名分,更多是一种权宜之计吗”

    “只能说有这个名分在,办什么事都方便。”于大郎说,这也是他观察的结果,“六姐来处的天界,有许多规矩似乎是和我们这里极为不同的,如果要以理服人,恐怕效果极为不佳,六姐又是个很懒于和人做口舌之争的性子,于是便索性用活死人的名义抹平一切。这样在施政上效率也的确更高些。”

    “比如说”郑地虎虽然非常勤快地看报纸,也在云县住了几个月,但他实在是活得太上层了,并没有落地,对买活军本土的了解自然没有于大郎深厚。

    “比如说个人自主的权力。”这是于大郎在琢磨中所想到最突出的一点,“买活军提倡分家,提倡婚姻自主、财权自主,本质上说似乎都是为了削减家族,削减父母长辈对下一代的权力,按我的想法,如果不是用活死人这种手法的话,光靠言语,是很难达成现在的效果的。”

    “什么意思”郑地虎有些迷糊了,“父母对下一代的权力这是什么意思”

    于大郎只好举例说明,“虎将军的妻室是由谁说定的呢”

    “自然是大哥了。”郑地虎夫妻感情颇佳,说到妻子,唇边不由含笑,“父亲不在了,长兄如父,为我说了一门好亲。”

    “也就是说,不论虎将军事前有没有结识夫人,这门亲事是否是出自您的意愿,名义上总要有个长辈来做主,不是父亲,就是母亲,或者是长兄,或者是族中的长辈。实际上婚姻的权利握在长辈手中。”

    这种事对郑地虎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正当的婚姻当然包括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包含了三媒六聘,以及一系列复杂的礼节,私奔的那就不是合法的婚姻,不是一回事,不可混为一谈。他愕然说,“难道买活军处,所有的婚姻都和私奔是一样的”

    “只要去官府缔结了婚书,不管有没有长辈的认可,那都是一样的。”于大郎说,“实际上,买活军是把决定自己婚姻的权力划分给了个人自己,此外还有个人独立的财产权分家和活死人,都是实现这种权力归还的手段。分家这个不必多说了,奴隶这一点,则是面对争议时万用万灵的把柄既然是活死人了,家长还主张什么对子女的权力所有权利都已经让渡给了六姐,六姐之下,人人平等,大家都是六姐的奴隶,父母对子女的干涉,只能是感情上的恳求,不再是一种强制性的权力了。”

    郑地虎学政治与社会的时候,尽管动力十足,但经常会觉得和看天书一样,完全不明白书里在说什么。但当时的不解,是不明白为何买活军会看重这些完全是虚构的东西,根本想象不到这些理论如何落地了来统治人民,不像是儒家论语、春秋,夹杂了很多做人治国的道理,有时候看着也觉得有收获。政治与社会不但难懂,而且和理论以外的世界似乎丝毫关系都没有。

    而他此刻的迷糊,便完全是另外一种别扭了,于大郎所说的世界,是郑地虎完全无法想象的,就像是于大郎说鱼能在天上飞,雨是倒着下的一样。一个人的什么权利都完全归属于自己

    “哪怕是蛮子都不这样。”郑地虎大声说,“哪怕是吕宋岛上的蛮子,那都是有人管的,得听爹娘,听族里的话”

    “蛮子所处的社会阶段肯定比我们更原始。”于大郎耐心地说,“而这种权利完全还归个人的做法,一定属于下一个更进步的社会阶段我想,在将来有一天,一个人做什么事,或许是完全自由的,一个人可以决定自己和谁成亲,从事什么工作,在哪里生活,这将会成为一件最自然的事情不再会有谁能来决定他的人生,就像是现在咱们这些买活军的活死人,六姐的奴隶所能享受的自由一样。只是我们的头顶不再需要六姐来占着这个虚名分了。”

    这种生活似乎比天舟大船还要离奇,在郑地虎心中,叛逆朝廷都没有叛逆家族的罪过大,生长在这样紧密家族中从小长大,他根本无从想象那种自由的生活会是怎么样,也根本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为何这对统治有什么好处”

    “虎将军不是一直很好奇为何新泉县开荒的速度这样快,成果还这样昭著吗”

    “你是说”

    “就像是农民伺候自己的地,总比那些麦客精心一样,权利归还到个人之后,大家对自己的生活自然也会比从前更有热情,更负责。”于大郎由衷地说,“在我看来,这也是解除剥削,解除了家族和父母对于个人的剥削,那么理所当然,个人也会焕发出完全不同的面貌来喽。”

    “怎么能说父母对个人是剥削呢”郑地虎几乎要勃然大怒了,如果不是他一向敬重于大郎,虎哥是恨不得一巴掌扫过去的,他虽然是个粗人,而且和自己的父亲处得也不怎么样,但还是一向很尊重孝亲的传统,并认为这是一种美德。“父母之恩,永世难偿,父母与我们是恩义啊难道你没有父母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于大郎已经不止和一个老师争辩过这个问题了,他并不会因为郑地虎的反驳而生气,也深知靠言语是决计争不出个结果来的连六姐都觉得靠说的没用,小小的于大郎难道还想做得比她好吗

    因此,他也不会气馁,只是笑着说,“但六姐确实是这么做的,在我来看,活死人的精髓,正是这一点,将权利回归于个人,将死人点化复活。所有一切精细统治的核心基础,均在于此,虎将军若是想要吸纳了此中的精髓,将来在自家的地盘上如法炮制,做出一样亮眼的政绩,我想,这一点不妨记在心中,仔细参悟。”

    “这不行”郑地虎已经是个父亲了,他想不到自己怎么可能放任自己的孩子孤身一人去外头闯荡,去自把自为,他对于孩子的爱是毫无保留的难道这还不能带来毫无保留的占有吗儿大不由娘,那也只是在一些小事上而已,真正的大事哪有由着孩子胡闹的道理,尽管他自己的妻子,也是郑地虎自己选的,但不还是请大哥出面

    郑地虎以为,自由是有限度的,个人和家族紧密的联系,以及,用于大郎的说法来讲,非常古怪的,个人有一部分被家族占有的情况,那才是天经地义的。“这不是乱了伦理吗这说法这说法太大逆不道了你怎么想得出来的六姐必定不是这个意思你可小心点,别在外胡言乱语的,惹来六姐的惩戒,那谁也护不住你”

    他把眼睛瞪得很大,极力做出威吓的样子来,于大郎便不再争辩下去了,只是笑着说,“确实,虎将军说得对,这只是我的一点浅见,也不是教材上说的东西。”

    这个话题似乎算是这样揭过了,但郑地虎却很耿耿于怀,他今日没有热情地留于大郎吃饭他已经成亲了,家里也还有人服侍,饮食上是要比食堂好一些的,而是郁闷地自己走回屋子里坐下,满脑子都还想着于大郎的话

    最可怕的是,他越想越觉得于大郎的话很有道理,谢六姐之所以把所有人都打为活死人,迄今来说也不肯在法理上赋予任何人活人的身份,似乎就是为了在自己的领地推行一种全新的逻辑,那就是任何人,不论是什么职业,什么工作,彼此之间在身份上都是绝对的平等,哪怕是贩夫走卒,在将军丞相面前也不用跪地行礼这种平等正是将来大同社会的根基,是啊,不错啊,都大同了,还讲什么身份之分呢

    如果把这种平等视作是大同社会的东西,郑地虎压根都不会反对,他也觉得这挺好的,反正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但当这种绝对的平等和自由来到身边的时候,郑地虎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也怎么都很难去接受,这和他所有的认识都完全是相悖的。

    要说到底不能接受在哪一点,似乎又无法细说,并不只是因为于大郎指出的事实买活军通过让所有人都成为奴隶的方式抹消了活死人之前受到的限制,郑地虎已经在买活军治下生活快一年了,说实话他也没怎么听说过什么违背人伦的事情,这种方式对他的生活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为什么这么反感呢郑地虎坐在书桌前沉思了很久,不得不承认一个让人有些羞赧的事实,于大郎的解释,只所以让他如此抵触,是因为他完全地抹消了郑地虎成为高级奴隶的希望。

    郑地虎一直觉得现在的情况,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当地盘足够大的时候,谢六姐总会封一批心腹为官作宰,到时候郑地虎也能跟着混一个不错的官职,但现在,当官职作为一种工作,和身份脱钩的时候,郑地虎完全陷入了茫然和失落中所有人都平等,那么就没有人下人了。

    而如果没有人下人,那么他们兄弟多年来浴血拼杀所当上的人上人,又有什么意思呢

    人和人之间,如果没有了阶级,又该如何去体现出自己的优秀和优越,一生的辛苦,为的又是什么呢

    自从他去了云县之后,郑地虎一直觉得自己的日子虽然波折不断,但大体来说,还是向上走的,他的视野得到了很大的开阔,他也有了全新的梦想,鸡笼岛甚而有了极大的变化,一旦把身份转换,加入买活军之后,他们的地盘越来越大,王图霸业可以说是蒸蒸日上这是他第一次在买活军的体制内,感到了深深的失落和茫然,仿佛失去了前行的方向,所有的雄心壮志,一下好像都没了根基。当不了人上人,那该当什么人

    这种感觉很不好,郑地虎并不打算继续沉溺下去,但又实在不能不想,他深吸了口气,起身道,“备船我要去船厂找大哥喝酒,今晚就宿在那里,不回来了”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