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历史的天空之靖康遗恨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收复燕京章(7)
    闻听到郭药师道朝廷据理力争可以从女真人手中收回幽燕故土的话后,徽宗皇帝大喜。收复幽燕故土是徽宗皇帝最大的心愿,郭药师挠准了徽宗皇帝的痒痒,徽宗皇帝怎么能不高兴至于幽燕故土是如何收复回来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收复回来。兴奋之余,徽宗皇帝想起郭药师在奏折中说的话,想试探下郭药师对朝廷的忠诚度,遂又说道“与金人论理,索要幽燕故土,这是必须的,朕已经派赵秘书丞会同童枢密、蔡监军,待他们会商出一个详细计划后,即前往金帝完颜阿骨打处,索要幽燕故地;只是不知金帝会如何答复究竟交还不交还朕的幽燕故地”

    郭药师见说,又是一拜,说道“启奏圣上,女真归还朝廷幽燕故地乃是必须的。首先,自古以来,幽燕故地乃中原朝廷的,只是后晋太祖石敬瑭割让于契丹的而已。如今,契丹没了,幽燕故地自然属于中原朝廷;其次,天朝和金人签订了盟约,明确规定幽燕十六州归天朝所有,白纸黑字,既是金帝,恐怕也不能信口雌黄,予以狡赖。”

    “是呀,是呀,若那金帝若是执意不还呢”

    “那只有付诸武力了。”

    “付诸武力以郭卿之见,朝廷兵马与金人相比,孰强孰弱”

    郭药师闻言,又冲徽宗一拜,高声答道“启奏圣上。女真乃荒蛮小国,虽然占有了契丹大片国土,然人丁稀少,土地贫瘠,产出不丰,后继空乏,怎可与天朝上国相比女真不自量力,执意与天朝作对,惹得天朝雷霆一怒,以致兵戎相见,天朝上国随时可调集兵甲百万,物质供应源源不断,天兵天将,席卷北疆,势同破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岂是女真所能抵挡的”

    郭药师的这话,徽宗皇帝爱听,但徽宗皇帝对宋金之间爆发战争及战争结果还是有基本判断的。徽宗觉得,朝廷若与金人开战,必胜未必,但战败是断不可能的,毕竟天朝有着上百万的兵马,把区区十来万女真兵马算个甚然而,金人以区区十余万兵马,战胜了契丹百十万兵马,这也是基本事实,可见其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当然,徽宗的这个小心思,断然不会告诉郭药师的。徽宗现在需要的是郭药师拼死效力。故此,徽宗表面上大为振奋,高声说道“郭卿所言极是朕已令赵秘书丞及童枢密、蔡监军会商后向金人索要幽燕故地。为便于赵秘书丞及童枢密、蔡监军与金人谈判,朕已令童贯安排刘先锋使兵临幽州城下,造成军事威逼之势,配合谈判桌上的斗争。郭卿以为如何”

    郭药师闻言,顿时情绪激昂,望徽宗一拜,高声答道“启奏圣上。既是如此,臣请求立即返回雄州前线。臣愿提一支劲旅,亲临幽州城下,赴汤蹈火,冲锋陷阵,以牵制女真,配合童枢密索要幽燕故地。”

    徽宗大喜,忙说道“郭卿真乃猛将也前不久,朕已授意童枢密,待幽州收复后,改幽州为燕山府,由郭卿出任燕山府知府,提领十万余兵马,统辖幽州地区军政事务。”

    郭药师见说,匍匐在地,涕泪齐下,高声呼道“臣在辽国,听说赵皇如在天上,不想今日得见龙颜,何其幸也圣上待臣之隆恩,臣虽九死无以报答。臣愿效死力,虽死无怨。”

    徽宗对郭药师的表态甚是满意,笑道“郭卿平身,朕尚有事情需要郭卿去办。”

    郭药师闻言,赶忙站起身来,冲徽宗一拜,高声答道“圣上有旨,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徽宗道“朕听说,天祚帝西遁,现在阴山一带,手下兵马也不甚多。郭卿可提一支兵马,径趋阴山,捕取天作,以绝燕人之望。”

    郭药师闻听徽宗皇帝如此一说,竟然脸色一变,望上说道“圣上,天祚帝乃是臣之旧主,因国破而逃亡,臣也因此才归降天朝。臣在辽时,天祚帝待臣不薄,拔臣于兵卒中,任臣于怨军之首领,天作于臣,有再造之恩。启奏圣上。圣上派臣干别的事情,既是让臣即刻去死,臣不敢推辞,毫不犹豫;然让臣去反旧主,捕取旧主,臣万万做不到。圣上若一意令臣捕取旧主,臣不能侍奉圣上了,臣请求解甲归田,仍回铁州,复为良民,永不谋求仕途也”

    说着,高药师悲上心来,泪如雨下,复跪于地,口扣着头,磕的地面咚咚作响。高药师哭求道“圣上,这个事情,请交与别人去做吧,臣万死不敢受命。”

    徽宗见状,心里也甚是感动,觉得高药师乃仁义之人,对君忠诚,不因高官福禄而背弃旧主,是值得信任之人,遂对郭药师说道“郭卿快快平身,朕无非随便一说,既是郭卿不肯,朕如何能强求仅此一事,足见卿之忠诚。郭卿快快请起。”

    徽宗说着,站起身来,离开龙座,亲手扶起郭药师。

    郭药师两眼泪汪汪的,尚在悲痛之中。

    徽宗心里也不好受,遂解下自己穿着的珠袍,披在高药师身上。

    高药师大为感动,又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徽宗又去搀扶,郭药师遂站起身来,哭着对徽宗皇帝说道“臣不知如何才报答得了圣上之隆恩。”

    徽宗拍了拍郭药师肩头,说道“卿之忠心,朕知晓了。卿此番进京,卿见到朕了,朕也见到卿了。卿对朕有了了解,朕对卿有了更深认识。现在,卿啥也不必再说么了,卿再辛苦一下,近日便动身,返回雄州,提劲旅一支,进逼幽州城,配合童枢密,收复幽州。待幽州收复回来后,朕必不亏待卿,卿到那时候再享受荣华富贵吧”

    高药师高声答道“朕之隆恩,药师万死难以回报,臣这就返回雄州,提兵北去,进逼幽州城下,为圣上及朝廷收复幽燕故地,拼尽死力,以此回报圣上之隆恩。”

    随即,高药师、王黼与徽宗皇帝告辞,出到宫外。

    高药师与王黼出到宫外后,一同回到了郭药师所住的临时官邸。

    郭药师又对王黼表示了一番感谢,对王黼表态道“多谢恩相提携,药师无以答谢,唯有亲赴火线,冲锋陷阵,为朝廷尽忠尽孝,放得心安。恩相在上,将来,药师一旦得以遂青云之志,必不忘记恩相再造之恩,必将待恩相如父母,以尽忠尽孝。”

    王黼忙道“郭将军言过了。你我皆朝廷之臣,大家同为朝廷效力,谈不上其他。将军若念本相之好,只管去前线拼杀便是,将来必有大好之前程,本相也好从中周旋。”

    王黼与郭药师又说了一阵话,遂告辞而去。

    当夜,郭药师准备好了行装。第二日一大早,郭药师率百十名护卫,出了汴京,望雄州而去。

    这个时候,赵良嗣早已赶到了雄州,在与童贯、蔡攸汇合后,商量好了索要幽州的事情,决定由赵良嗣出面,再赴金国完颜阿骨打处,与完颜阿骨打协商归还幽州事宜。为了便于联络,童贯专门派了十多名随同,分别居于金国境内及幽州沿途,随时传递赵良嗣与金国谈判的情况。同时,童贯、蔡攸也安排好了兵差,随时向朝廷传报谈判情况,请求徽宗及朝廷的指示。

    赵良嗣受令,率领十多名谈判官员及数十名兵士,前往幽州,去找完颜阿骨打谈判,索要幽州。

    赵良嗣走了两日后,郭药师从汴京回到了雄州。

    郭药师将觐见徽宗皇帝的情况,报告给了童贯、蔡攸,并请求提领一支兵马,前往幽州城下,配合赵良嗣谈判收复幽州。

    这之前,童贯、蔡攸与赵良嗣已商量好,决定由王禀率领十万大军,进逼幽州,只造势,不攻击,以免造成宋金军事冲突,把事情闹得更加复杂。现在,郭药师请求提领一支劲旅,进逼幽州城下,配合赵良嗣谈判,让童贯、蔡攸感到了担忧。童贯、蔡攸害怕郭药师莽莽撞撞,真的攻打起幽州来,结果幽州城没攻打下来,倒造成宋金两军直接冲突,诸般事情就不好办了。

    对宋军的情况,通过对辽国的两次攻伐,童贯已经有了深刻认识,他心里清楚,宋军既然连契丹的残军败将都不能战而胜之,与金国兵马对阵,恐怕更加败多胜少,几乎没有什么胜算。所以,在这之前,在与赵良嗣的商量中,童贯、蔡攸、赵良嗣就商量好了,幽州只能通过谈判、甚至是购买的方式索要回来,坚决不能武力相攻。

    所以,在高药师提出提领一支劲旅进逼幽州城下时,童贯推辞着说道“郭先锋副使愿意提领一支劲旅进逼幽州城下,自然是太好不过了。只是,郭先锋副使返雄州之前,本帅已令王禀统率十万大军进逼幽州城下了,临时换将,多有不妥。郭先锋副使千里迢迢,从京师赶将回来,车马劳顿,多有辛苦,不妨先歇息两天,待幽州方面需要时,本帅安排郭先锋副使提领兵马,驰援幽州不迟。”

    郭药师见说,知道童贯、蔡攸对自己不放心,故此不好再坚持,遂望童贯、蔡攸一拜,高声说道“末将谨遵帅令。”

    郭药师辞别童贯、蔡攸,回自己的兵营歇息去了。

    。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