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年代文男主的作精继妹 > 正文 第115章番外二十番五
    江恂下值后,刚从翰林院出来,之前纠缠宋瓷的那个纳绔公子就拦住了他,”江兄,这是我的心意,还望你收下。”

    江恂和京城的世家子弟并无多少交际,和这位周公子交情也不深,不知这人怎么会突然向他示好

    好说歹说,江恂也不收下。

    纨绔公子急了,江恂出身贫寒,也无可依靠的家世,但江恂入翰林院当值后,数次得皇上召见,朝中那些有女儿的大臣,也有意拉拢江恂,甚至,还有人榜下捉婿,想要让江恂当他们的女婿, 江恂不同意,这才作罢。

    纨绔公子不欲因为宋瓷而和江恂闹翻,只得道∶”江兄,我前几日得罪了你的心上人,这乃我的赔罪礼,你可一定要收下啊。”

    江恂眉心微皱,”我什么时候有心上人了”

    纨绔公子一头雾水,”玉香阁的宋娘子,不就是你的心上人吗”

    江恂一愣,怎么和宋瓷扯上关系了

    默了默 江恂道∶”是她对你这样说的”

    纨绔公子道∶”是啊”

    江恂皱着的眉头松开,若有所思。

    看江恂的样子,不像是和宋瓷有私情,纨绔公子道∶”江恂,难不成宋娘子是在撒谎”

    江恂淡淡看他一眼,”没有。”

    说过这话,江恂离开翰林院,他没急着回府,直接去了玉香阁。

    天黑了,宋瓷正准备关门,不料,郎君颀长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玉香阁门前。

    宋瓷觉得奇怪 ,但她面上没有显露,只当和江恂不认识,露出浅笑,”客官有事吗”

    ”客官”江恂嗤笑一声,”不是说和我有私情吗怎么这会儿倒是和我装起不认识了”

    宋瓷脸上的笑意僵硬在唇角,很快她反应过来江恂话里的意思,那日她对骚扰她的纨绔公子说的话,看来是传到江恂的耳里了。

    反正江恂也认出她了,,宋瓷没必要再装模作样,她站在那里,淡声道∶”既然江大人知道了,那我只能说声抱歉,江大人若是要追究,也可以。”

    ”江大人”江恂眉峰微扬,盯着她,”看来你早就认出我来了,当日又为何说和我不认识”

    宋瓷只觉委屈,”那天不是江大人您先说不认识我的吗”

    江恂一噎,眉头又微微皱起,那日还有一位张姓同僚在,他不想生出误会,也不想给宋瓷惹来麻烦,这才否认了他和宋瓷的关系。

    这是其一,其二,那天宋瓷看着他像是看陌生人似的,江恂心里堵得慌,宋瓷打了他一鞭子,他记了整整六年,可宋瓷竟然把他忘了。于是,江恂故意说自己不认识宋瓷。

    江恂不想解释,他换了话题,”别人误以为我们有私情,还找到我要向我赔罪,这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是宋瓷做得不对,她仔仔细细把事情解释了一遍,”那位周公子想纳我为贵妾,我不得已,才利用了您,我以为把您说出来,别人就不敢再来骚扰我。不过,我只对周公子一个人说了谎,没有对其他人提过这件事,给江大人您带来了麻烦,对不起”

    江恂打量着宋瓷,这么貌美的一位姑娘,整个京城觊觎她的人该有多少,没了周公子,也会有别人。

    宋瓷一口一个”您”,看起来格外的温顺谦恭,再没有当年的那股子骄纵和嚣张,可听在江恂的耳里,他却觉得不是很舒服。

    江恂收回视线,依旧淡声道∶”你是给我带来了麻烦。”

    宋瓷愣了愣,她是女子,江恂是男子,这种事情一般只有女子吃亏的份儿,江恂怎么会有麻烦呢

    宋瓷想不通,,她语气更真诚了些,”江大人,利用您的权势,捏造我们的关系,是我不对,如果给您带来了麻烦,我很抱歉,别人误会的话,我也可以亲自去解释。”

    江恂问道∶”你要怎么解释说你和我没有私情,你不喜欢我,你觉得合适吗”

    宋瓷蹙了蹙眉,搞不懂江恂的意思,安静一会儿,她耐着性子道∶”那江大人想要我做什么呢”

    盯着宋瓷看了一会儿,江恂道∶”狐假虎威,你需要,我却不需要,不过,你给我调一份香,我倒是可以继续让你狐假虎威。”

    宋瓷尴尬笑了下,”不用了吧”

    江恂可不是六年前那个可以随意欺负的下人了,就是江恂愿意让她借用她的权势,她也不想这样做了,也不想再和江恂沾染上一点儿关系。

    江恂道∶”那你是要去给别人当贵妾”

    宋瓷不说话了,她当然不想当那些纨绔子弟们的妾室。

    不给宋瓷继续拒绝的机会,江恂道∶”半个月后我来拿香。”

    半个月后,恰好是他下一次休沐的日子。

    行叭,江恂主动要当让她可以借势的老虎,宋瓷也就不拒绝了,她赶忙道∶”玉香阁里有很多香料,江大人您现在就可以挑一份。”

    江恂道∶”我要的是你亲手做的香料。”

    宋瓷奇怪地道∶”玉香阁里的香料,就是我亲手做的。

    江恂唇角轻轻勾了勾,”我这个人,比较挑,我要你亲手再给我做一份香料,和玉香阁里的都不一样。”

    宋瓷腹诽道,看来江恂有自知之明,他确实比较挑,她亲手再做一份和玉香阁里的香料,又有什么区别

    送走江恂,宋瓷琢磨着该做什么香好。

    江恂现在不一般了,给他做的香,一定要符合他的身份,又得讨他的喜欢。可宋瓷和江恂整整六年没有见过面,她连江恂喜欢吃什么东西、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够做出合他心意的香料呢

    宋瓷不了解江恂,也不可能主动去接近江恂,她只得绞尽脑汁回想起六年前的事情。

    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当天晚上竟然还梦到了江恂。

    在梦里,江恂是一只凶猛的大老虎,而她只是树上一颗圆圆粉粉的水蜜桃。

    大老虎站在树下,恶狠狠瞪着她这颗水蜜桃,准备一口把她吃掉。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宋瓷揉揉眼睛,平常她很少做梦的,都怪江恂,她这是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啊

    赶在江恂来玉香阁前,宋瓷把香料给做好了,她不了解现在的江恂,只能按照六年前的记忆去调香,也不知道江恂会不会满意。

    宋瓷也不急着回去,继续在玉香阁里等江恂,又等了一刻钟,江恂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江恂匆匆赶来,”抱歉,下值时翰林院临时有事,便忙到了现在,让你久等了。”

    宋瓷不在意地道∶”没事。”

    她把调好的香递给江恂,”您回去用用,看合不合您的心意。”

    江恂把香料接下,想到了六年前的事情。

    宋瓷小的时候,不爱读书,不爱琴棋书画 ,唯独喜欢调香。

    当年,他替宋瓷挡下了长乐郡主那一鞭子,宋瓷说过,要送给他一份独一无二的香料。可谁也没想到,不久他就离开了宋府,离开了京城。

    时隔六年,他才收到这份香料。

    香料的味道如何不重要,合不合他的心意也不重要,只要是宋瓷亲手给他做的,就行了。

    此后,江恂隔段时间就要让宋瓷给他调香,一来二去,两个人来往多了起了。

    有一次去到江府,宋瓷正好撞贝一个年轻姑娘在给江恂送点心。

    虽然江恂拒绝了,但宋瓷觉得,她不能再狐假虎威了。

    宋瓷道∶”您也是要成亲的,要不,以后我就不给您送香料了,不合适的。”

    江恂道∶”有什么不合适”

    宋瓷道∶”被别人看到了,会误会我们的关系。”

    江恂轻笑一声,”你和我什么关系”

    宋瓷一怔,一时说不上话来,江恂这是怎么回事啊

    宋瓷不回答,江恂替她出声,”无非就是误会我们有私情,你是我的心上人罢了。”

    顿了顿,他的声音又响起,”误会就误会了吧。”

    宋瓷蹙着眉,”江大人,您什么意思”

    ”让你借势狐假虎威,我好歹也帮了你的忙,几份香料又怎能抵扣”江恂看着她,意有所指。

    宋瓷生气了,”江大人,我身份卑微,你要多少香料都可以,但我不是以色侍人之人如果你硬要强来,即便你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我也会去官府告官的。”

    江恂”啧”了一声,这一刻的宋瓷,倒是又有几分以前的骄纵和明艳了,”终于不说您了,之前你一口一个您的,你不嫌累吗”

    宋瓷茫然地看着他,不明白江恂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恂声音又响起,”你不以色侍人,那我以色侍你,怎么样”

    宋瓷”唰”的一下红了脸,”你你开玩笑的吧”

    ”不是玩笑。”江恂勾了勾唇。

    这六年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宋瓷会出现在他的梦里。而在京城见到宋瓷后,他更是时不时梦到宋瓷,梦中,他和宋瓷肌肤相亲,耳餐厮磨。

    他对宋瓷有欲,他想得到宋瓷,让宋瓷借用他的权势,狐假虎威,也是他计划好的。

    宋瓷拒绝,”可我不是以前的宋大小姐了,我们的身份不匹配”

    江恂温声道∶”你是宋家大小姐也好,玉香阁的东家也罢,在我心里,你就是你,和其他无关。”

    六年前,江恂的父母出了意外,整个江家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初来到宋府,江恂落魄卑微,可宋瓷丝毫不嫌弃地给他涂抹药膏,只为除掉他胳膊上的疤痕宋瓷还会拉着他一起去放风筝,买点心,江恂不吃,宋瓷嘟着嘴巴硬要让他吃。

    后来宋瓷打他的那一鞭子,他记了好久,但他并不怨恨宋瓷。

    而在京城再次遇到宋瓷的时候,江恂下了决定,宋瓷打了他一鞭子,那他把宋瓷娶回家,这样才不亏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