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嫁给科研老古板最新章节列表

嫁给科研老古板

作    者:祝辞酒

动    作: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2022-06-23 20:20:25

最新章节:正文 第43章4问诊

    预收死对头变小后我被迫养崽求宠
    日更,每晚23:30左右
    文案南大艺术系系草戚白,模样天仙脾气暴,教授曾言他的双手就是为握画笔而生,追求者众多。
    在狂热追求者多番骚扰下,他只得找了个特殊工作者当假男友应付。
    假男友江鉴之,长身玉立,满身书卷气,活像从古画上走出来世家公子。
    除性格略古板外,他的假男友简直完美。
    后来,动了心思的戚白想让对方换个工作。
    江鉴之拒绝“我喜欢现在的工作。”
    戚白生气“你都有我了,不能再干这一行。”
    江鉴之问为什么,戚白叉腰瞪他“因为不守男德”
    江鉴之摘下眼镜,不解“当教授搞科研就是不守男德”
    戚白卡壳“什么教授,你不是特殊工作者吗”
    江鉴之“”
    看江鉴之震惊的模样,戚白后知后觉,他们俩之间的误会可能有点大
    江鉴之生性淡漠,十八岁大学毕业,二十一岁成为国内最年轻正教授级研究员,认为吃饭睡觉都是消磨生命。
    学生除了研究还是研究,江教授像台只知道工作的机器
    严谨古板的冷血大魔王,毫无人情味
    一心只有实验数据的江教授,在他二十六岁生日当天,遇到了一个比实验还占据他心神的人
    江鉴之谈恋爱的消息传出,学校全体师生齐震惊
    江教授原来还有这种世俗的欲望
    大家都不信,直到看见江教授和一个五官精致,漂亮得不像话的男孩子手牵手出现在学校。
    全体师生“”
    纵意天才画家受x严谨科研大佬攻
    注:1、受误会攻是特殊工作者,是指类似于日租男友、陪玩、专业逢场做戏之类的,并不是指出卖身体。
    2、正式谈恋爱之前受会知道真相。
    我的预收文死对头变小后我被迫养崽,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收藏一下
    文案u大有两位校草,一位是金融系唐末,另一位是计算机系宋长渡。
    宋长渡觉得娇生惯养、身边总有众多拥趸者的唐末娇气,放浪,一双狐狸眼随时随地都在勾人。
    唐末认为睿智律己、整日泡在图书馆的宋长渡乏味,无聊,如一潭死水般寡趣,白瞎了那张脸。
    两人互看不爽,认定这辈子都不会和对方有任何交集。
    直到唐末生病,一觉睡变成了刚会跑的三岁幼童。
    看着自己胖乎乎的小短腿,唐末
    没等唐末反应过来,宋长渡只围着浴巾从浴室走来。
    看见忽然出现在自家的陌生小孩,宋长渡先是一愣,随后眯着眼睛打量他
    “你是唐末儿子”
    他知道唐末放浪不羁,却没想到对方年仅二十,就搞出这么大一儿子。
    别说,崽崽还挺可爱,看着好乖。
    宋长渡婴儿肥,想捏jg
    付诸行动后,宋长渡就见可可爱爱的奶团子跳起来打他膝盖
    “窝似你叠”
    宋长渡
    唐末生病就会变回幼崽出现在宋长渡身边,宋长渡年纪轻轻就被迫养崽。
    为了让唐末少生病,宋长渡每日嘘寒问暖关心他
    唐末赖床没吃早餐,宋长渡下了早课亲自送到床边,柔声哄他
    多少吃点,你饿坏了我怎么办
    唐末打了个喷嚏,宋长渡立马把自己的围巾给他戴上,轻声叮嘱
    降温了,注意身体别感冒。
    唐末
    渐渐地,周围同学看他们两人的眼神不对劲了。
    同学们“唐末和宋长渡不但在一起了,连孩子都三岁了”
    唐末“谁和他在一起了,简直胡说八道”
    气愤的唐末扭头,发现宋长渡看他的眼神真的很不对劲
    唐末“”
    你怎么回事
    最后,宋长渡知道唐末是真的娇气,吃感冒药都要自己抱着哄。
    唐末明白宋长渡是真的寡趣,床上花样都要当零的自己亲手教。
    预收2说好的飞升变古穿今了
    文案剑宗首徒祝笙惨遭背叛入了魔,围剿当日,金光漫天仙乐铮铮,魔头祝笙飞升了。
    祝笙发现仙界不论男女老少,男不束发女不遮面,皆衣着暴露举止大胆。
    可大家都很强,人人都会千里传音不说,坐骑日行千里,上天入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几日后,祝笙才知道仙界还有另一个名字现代社会。
    祝笙定然是我飞升时机有误
    现代科技飞速发展,昔日太子、剑宗首徒沦落到给某剧组打工当武指。
    剧组所有人刚见祝笙时就这
    这一看就是哪家肩不能提手不能抬的少爷,有这长相出道不香吗
    后来所有人
    握草妈妈他一拳能打十个我
    注意到某位投资大佬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祝笙手中未开刃的长剑擦着对方脸侧飞过。
    已经懂什么叫潜规则的祝笙压下眉眼,睨着对方,语气生寒。
    “再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钉死在廊柱的剑身颤抖嗡鸣,满座皆惊。
    席家富可敌国,现任掌权人席承修更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走哪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
    总导演惨然想他们剧组完了。
    众目睽睽下,席承修不但没生气,反而斯文儒雅地对祝笙笑笑,朝他伸手
    “如你所愿,这是我的荣幸。”
    所有人
    人人都说太子笙入魔伏诛后,他的死对头国师也疯了,竟一人一剑杀上桑山。
    光风霁月的国师手中长剑第一次饮血,鲜血染红了半座山。
    后来,前国师、现资方大佬席承修视察某剧组时,见一人手执长剑,舞得行云流水似谪仙。
    席承修望着冷着脸抱着超大杯奶茶的谪仙,低声喟叹
    等你许多年,太子殿下。
    再后来,席承修掉了马,祝笙怀疑昔日的死对头准备仗势欺人,挟私报复,结果席承修狐狸眼一弯
    宝贝儿恋爱吗
    祝笙一言难尽地看着人设崩得一塌糊涂的人
    说好的国师持重端方、高山景行呢